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默默无闻的教育教学导向园

默默无闻育出桃李满天下,拳拳有志造就栋梁兴中华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教育者必须志存高远。语文教育是人生最重要的课程,远比数学和英语更重要,学起来也更困难。语文教育的成败,几乎关系到孩子一生教育的成败,也是孩子一生能否幸福和快乐的基础!因为语文就是思维教育,是文化教育,也是价值观教育,个性养成教育,是一切教育手段中最重要的教育!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教师职称指标”君,滚蛋吧!(转载)  

2016-11-25 17:12:40|  分类: 职业调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教师职称指标”君,滚蛋吧!(转载) - 低调、一指禅 - 默默无闻的教育教学导向园 

 职称指标已经成为管理者损害教师切身利益的堂而皇之的理由。教师职称指标问题的存在就由来已久,僧多粥少是一种普遍现象。在这样的管理制度下,有的老教师的职称直到临退休才有机会晋升,有的退休了都没有得到晋升。这种排队等待晋升职称的现象很不正常。当职称管理到了这种窘境的时候,我们有理由说,教师职称指标化管理严重损害着教师的切身利益,在广大一线教师的眼里,这样的制度就是丧失人性的制度,既不合理,也不公平,怎么能起到激励作用?

 在基层不少学校,已经达到职称晋升条件的教师一年比一年增多,等学校职称指标空额的人越来越多,可是上级管理部门给学校所核定的指标并未根据实际情况增加,而是一定就保持基本不变。

 在这种情况下,职称指标就成了涉及教师根本利益的制度性紧缺资源。与此同时,当某个教师向学校领导提出职称评聘问题时,领导就会用“没有指标空额”做出合理的解释。也是,一所学校的职称指标是有限的,没有职称指标,一个教师有再多的理由找领导也是没有用的。

 不得已,够评审条件的老师只能耐着性子等。有老师戏言,等两三年的不算等,等三五年的那叫磨练意志,等十来年的才算悲怆——掐指一算,一个教师若十年还晋升不了职称,收入方面的损失可就太大了。不仅如此,职称得不到晋升的教师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不过也有领导这样提醒老师,“灵活点,不妨运作运作,也许下次就能轮到你了!”固执一点的老师不信这一套,清高一点的老师根本就瞧不起这一套,唯有脑子灵活的老师可能茅塞顿开,知道有了庙门就没有送不出去的猪头。

 于是乎,有乐意“受”礼的也就屁颠屁颠“送”礼的。职称竞争不再是教育教学和教研水平的竞争,而是看谁舍得花钱,看谁花钱花到位。《中国青年报》曾刊发过一篇读者来信,反映一个中学教师,为达到参评高级职称必须具备的条件,前期花了1080元,相当于她当时一个半月的工资。后期为获得职称晋升指标,以及打点各级评审人员,又花了14610元,几乎相当于她一年的工资。

 这样的事过去有,今天还是有。我的一位朋友小学教师,十年前就具备评一级教师的条件,但是一直不开窍,去年终于开窍,一番请客送礼后,终于如愿以偿。他告诉我,被逼无奈啊!笔者所在的学校,去年有一老教师退休,恰好空出一个高级职称指标。就在很多老师还不知道的情况下,这个指标不是给了年龄最大的待晋升老师,而是给了一个会来事的老师。消息被公开后,引发教师议论。我直言不讳批评学校党总支书记“监督”不严,没能为教师主持公道。书记表示,再也不会这样了,因为新来的校长已经发现了问题,会解决的。

 校长可以主持公道,但是恐怕难以解决指标问题,因为职称指标管理权限在上级管理部门的手里。如果遇上私心重的校长,校内指标分配看人下菜的事也是常有的。而一旦遇上贪心重的校长,卖指标的事情都会发生。据媒体报道,2014年,安徽宿州一小学老师被校长叫到办公室,称向教育部门要到了一个高级职称名额。想评就交1万元,并暗示这个名额很抢手,已经有其他老师说要购买。由于该老师经济条件有限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他以8000元的“成交价”获得了名额,并顺利评上小教高级职称。事后他与同事交流发现这个潜规则在学校已经存在许久,便向媒体反映了此事。事件曝光后,这个校长被停职。

 教师职称指标限额造成很多现实问题。譬如,权力寻租问题,无序争夺问题,把形而上的职称级别当作教师的实际岗位,美其名曰教师职务,导致同岗不同酬问题,还有职称终身制问题。

 尤其值得有关部门注意的是,职称终身制问题中,普遍存在这样的两大不公现象:一些高级别的教师教不过低级别的教师,拿的职称工资却高于低级别的老师;一些教育管理部门的领导占着高级职称却从不教书,一些学校领导从副校长到校长书记占着高级职称也从不教书。这样尸位素餐地白占着高级职称合理吗?甚至还有这样一种怪现象:一些不教书的校领导,居然在职称考核中获得了优秀等级,真是匪夷所思。

 多年来,我们常听到教师职称在改革,但是改革并没有真正解决教师特别关心的职称指标限额问题。这对很多已经达到基本条件而等待评职称的一线教师来说,是多么不公平。教师已经达到职称晋升的基本条件,有关管理部门却总是拿“没有指标”来损害他们的切身利益,这样的制度还有什么理由存在下去?官员的行政级别得有定数,因为一个单位的正职只能是一个,副职的数量也有定规。但是教师职称代表的是其专业技术水平和能力,只要达到条件就应该允许晋升,怎么能拿行政化的思维来管理?

 日前,多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在全国范围全面推开,提出职称评定将注重师德和教学水平等。

 站在一线教师的切身利益角度,我最想说的是,希望各地下方职称评聘权,放开职称指标,不要再把职称当作行政管理的工具,不要再把职称和收入挂钩,不要再让所谓的职称指标损害一线教师的切身利益。也许,彻底取消害人的职称制度,对一线老师来说才是最为公平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